众鑫网址

ag非凡同享:💰【ag88.shop】💰

老挝的香蕉园:就业与污染同在

香蕉园给当地人带来了更高的工资,但化学品正在污染河流和土地。

一个在夏季被焚烧的废弃香蕉园。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大约6年前,中国人经营的香蕉种植园开始出现在老挝北部与泰国和缅甸接壤的博胶省。国际计划组织(Plan International)2017年的一份报告称,如今这些香蕉园占地面积超过1.1万公顷,每年创造1亿美元出口额,占博胶出口总额的95%。

因为工资比其他工作高,老挝香蕉园的工人大多愿意接受危险的工作条件。土地的主人都知道把地租给中国香蕉园会有污染,但同样觉得这份代价似乎是值得的

在博胶首府会晒市经营一家食品店的阿农就把土地租给了种植园。他说中国人大约从二三十年前开始来到老挝,最初经营商店,后来进入橡胶业,大概10年前开始种香蕉。

“20年前,大家都觉得土地没有价值,就卖了。现在他们看到了土地的价值,就不卖了,”阿农说。

当地一位地产经纪称,5年前商人能以每公顷500美元的价格租到一块土地,两年前是每公顷800美元,去年达到了1000美元。他预计土地需求将保持在高位,价格也会继续上涨。

木英,28岁,与她的孩子在往种植园的路上;工人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通常是早上7:30到下午6:30。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出租的土地不仅用于种植香蕉,还会种西瓜和椰子。幸运的是,由于政府禁止水稻田出租,香蕉园使用的都是丘陵和低质量土地,商业水稻生产没有受到影响。

“土地上没有水,即使我们花时间在地里干活,如果雨水不足,也不能收获水稻,”阿农解释说。考虑到风险,他更愿意把1.6公顷的土地租给香蕉园主来保证收入。

大部分的博胶香蕉园位于当地人习惯种植稻米及采集野生植物的山坡地区。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阿农的岳父说,他的4.8公顷土地曾经是森林,砍掉树木之后用来种植水稻,他也曾在森林里打猎,抓野猪和野鸡,但现在和其他人一样,也把土地租给了香蕉园。

“过去我在土地上辛勤劳动,有时却毫无收获,所以我觉得最好能有固定收入,”他说。他把租金攒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或给孙辈们买黄金。

现在农活干得少了,他可以花更多时间从事其他工作,靠门窗安装赚钱。“我有更多时间休息,钱虽赚得不多,但生活更好了。”

阿恬抱着她的孙子站在她五年前租给中国投资者的香蕉园前面,位于博胶地区,租金每年每莱78美金。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来自种植园的化学污染

阿农的岳父对香蕉园的感情很复杂。“它们创造了就业机会,这很好;但它们使用大量化学品,这就不好了。”

他解释说,这些化学物质最终流到河流和小溪里。“之前的溪水可以喝,还能在里面洗澡。现在不行了,我们得用地下水。河里的鱼也少多了,都被化学物质杀死了。”

16岁的汤在香蕉园中除草。在香蕉园里工作了4年,他想去泰国的工厂工作但是无法负担签证费。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政府对此也很担心,并于2016年委托开展研究,发现香蕉园正在破坏环境和工人的健康。2017年1月,政府禁止建立新的种植园,现有种植园的合同也不允许延期。

农业独立研究员斯图尔特·林为非政府组织编写了老挝香蕉园相关的报告,他介绍说禁令在2018年8月或9月就解除了。“禁令已经解除,计划采用改进后的(种植园)管理技术,包括颁发证书证明其遵守化学品相关法律。”

他说政府试图让香蕉种植业遵守联合国粮农组织制定的“良好农业规范(GAP)”,该规范旨在促进经济、社会和环境稳定。

<

香蕉园给当地人带来了更高的工资,但化学品正在污染河流和土地。

一个在夏季被焚烧的废弃香蕉园。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大约6年前,中国人经营的香蕉种植园开始出现在老挝北部与泰国和缅甸接壤的博胶省。国际计划组织(Plan International)2017年的一份报告称,如今这些香蕉园占地面积超过1.1万公顷,每年创造1亿美元出口额,占博胶出口总额的95%。

因为工资比其他工作高,老挝香蕉园的工人大多愿意接受危险的工作条件。土地的主人都知道把地租给中国香蕉园会有污染,但同样觉得这份代价似乎是值得的

在博胶首府会晒市经营一家食品店的阿农就把土地租给了种植园。他说中国人大约从二三十年前开始来到老挝,最初经营商店,后来进入橡胶业,大概10年前开始种香蕉。

“20年前,大家都觉得土地没有价值,就卖了。现在他们看到了土地的价值,就不卖了,”阿农说。

当地一位地产经纪称,5年前商人能以每公顷500美元的价格租到一块土地,两年前是每公顷800美元,去年达到了1000美元。他预计土地需求将保持在高位,价格也会继续上涨。

木英,28岁,与她的孩子在往种植园的路上;工人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通常是早上7:30到下午6:30。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出租的土地不仅用于种植香蕉,还会种西瓜和椰子。幸运的是,由于政府禁止水稻田出租,香蕉园使用的都是丘陵和低质量土地,商业水稻生产没有受到影响。

“土地上没有水,即使我们花时间在地里干活,如果雨水不足,也不能收获水稻,”阿农解释说。考虑到风险,他更愿意把1.6公顷的土地租给香蕉园主来保证收入。

大部分的博胶香蕉园位于当地人习惯种植稻米及采集野生植物的山坡地区。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阿农的岳父说,他的4.8公顷土地曾经是森林,砍掉树木之后用来种植水稻,他也曾在森林里打猎,抓野猪和野鸡,但现在和其他人一样,也把土地租给了香蕉园。

“过去我在土地上辛勤劳动,有时却毫无收获,所以我觉得最好能有固定收入,”他说。他把租金攒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或给孙辈们买黄金。

现在农活干得少了,他可以花更多时间从事其他工作,靠门窗安装赚钱。“我有更多时间休息,钱虽赚得不多,但生活更好了。”

阿恬抱着她的孙子站在她五年前租给中国投资者的香蕉园前面,位于博胶地区,租金每年每莱78美金。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来自种植园的化学污染

阿农的岳父对香蕉园的感情很复杂。“它们创造了就业机会,这很好;但它们使用大量化学品,这就不好了。”

他解释说,这些化学物质最终流到河流和小溪里。“之前的溪水可以喝,还能在里面洗澡。现在不行了,我们得用地下水。河里的鱼也少多了,都被化学物质杀死了。”

16岁的汤在香蕉园中除草。在香蕉园里工作了4年,他想去泰国的工厂工作但是无法负担签证费。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政府对此也很担心,并于2016年委托开展研究,发现香蕉园正在破坏环境和工人的健康。2017年1月,政府禁止建立新的种植园,现有种植园的合同也不允许延期。

农业独立研究员斯图尔特·林为非政府组织编写了老挝香蕉园相关的报告,他介绍说禁令在2018年8月或9月就解除了。“禁令已经解除,计划采用改进后的(种植园)管理技术,包括颁发证书证明其遵守化学品相关法律。”

他说政府试图让香蕉种植业遵守联合国粮农组织制定的“良好农业规范(GAP)”,该规范旨在促进经济、社会和环境稳定。

<

老挝的香蕉园:就业与污染同在

香蕉园给当地人带来了更高的工资,但化学品正在污染河流和土地。

一个在夏季被焚烧的废弃香蕉园。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大约6年前,中国人经营的香蕉种植园开始出现在老挝北部与泰国和缅甸接壤的博胶省。国际计划组织(Plan International)2017年的一份报告称,如今这些香蕉园占地面积超过1.1万公顷,每年创造1亿美元出口额,占博胶出口总额的95%。

因为工资比其他工作高,老挝香蕉园的工人大多愿意接受危险的工作条件。土地的主人都知道把地租给中国香蕉园会有污染,但同样觉得这份代价似乎是值得的

在博胶首府会晒市经营一家食品店的阿农就把土地租给了种植园。他说中国人大约从二三十年前开始来到老挝,最初经营商店,后来进入橡胶业,大概10年前开始种香蕉。

“20年前,大家都觉得土地没有价值,就卖了。现在他们看到了土地的价值,就不卖了,”阿农说。

当地一位地产经纪称,5年前商人能以每公顷500美元的价格租到一块土地,两年前是每公顷800美元,去年达到了1000美元。他预计土地需求将保持在高位,价格也会继续上涨。

木英,28岁,与她的孩子在往种植园的路上;工人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通常是早上7:30到下午6:30。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出租的土地不仅用于种植香蕉,还会种西瓜和椰子。幸运的是,由于政府禁止水稻田出租,香蕉园使用的都是丘陵和低质量土地,商业水稻生产没有受到影响。

“土地上没有水,即使我们花时间在地里干活,如果雨水不足,也不能收获水稻,”阿农解释说。考虑到风险,他更愿意把1.6公顷的土地租给香蕉园主来保证收入。

大部分的博胶香蕉园位于当地人习惯种植稻米及采集野生植物的山坡地区。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阿农的岳父说,他的4.8公顷土地曾经是森林,砍掉树木之后用来种植水稻,他也曾在森林里打猎,抓野猪和野鸡,但现在和其他人一样,也把土地租给了香蕉园。

“过去我在土地上辛勤劳动,有时却毫无收获,所以我觉得最好能有固定收入,”他说。他把租金攒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或给孙辈们买黄金。

现在农活干得少了,他可以花更多时间从事其他工作,靠门窗安装赚钱。“我有更多时间休息,钱虽赚得不多,但生活更好了。”

阿恬抱着她的孙子站在她五年前租给中国投资者的香蕉园前面,位于博胶地区,租金每年每莱78美金。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来自种植园的化学污染

阿农的岳父对香蕉园的感情很复杂。“它们创造了就业机会,这很好;但它们使用大量化学品,这就不好了。”

他解释说,这些化学物质最终流到河流和小溪里。“之前的溪水可以喝,还能在里面洗澡。现在不行了,我们得用地下水。河里的鱼也少多了,都被化学物质杀死了。”

16岁的汤在香蕉园中除草。在香蕉园里工作了4年,他想去泰国的工厂工作但是无法负担签证费。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政府对此也很担心,并于2016年委托开展研究,发现香蕉园正在破坏环境和工人的健康。2017年1月,政府禁止建立新的种植园,现有种植园的合同也不允许延期。

农业独立研究员斯图尔特·林为非政府组织编写了老挝香蕉园相关的报告,他介绍说禁令在2018年8月或9月就解除了。“禁令已经解除,计划采用改进后的(种植园)管理技术,包括颁发证书证明其遵守化学品相关法律。”

他说政府试图让香蕉种植业遵守联合国粮农组织制定的“良好农业规范(GAP)”,该规范旨在促进经济、社会和环境稳定。

<

香蕉园给当地人带来了更高的工资,但化学品正在污染河流和土地。

一个在夏季被焚烧的废弃香蕉园。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大约6年前,中国人经营的香蕉种植园开始出现在老挝北部与泰国和缅甸接壤的博胶省。国际计划组织(Plan International)2017年的一份报告称,如今这些香蕉园占地面积超过1.1万公顷,每年创造1亿美元出口额,占博胶出口总额的95%。

因为工资比其他工作高,老挝香蕉园的工人大多愿意接受危险的工作条件。土地的主人都知道把地租给中国香蕉园会有污染,但同样觉得这份代价似乎是值得的

在博胶首府会晒市经营一家食品店的阿农就把土地租给了种植园。他说中国人大约从二三十年前开始来到老挝,最初经营商店,后来进入橡胶业,大概10年前开始种香蕉。

“20年前,大家都觉得土地没有价值,就卖了。现在他们看到了土地的价值,就不卖了,”阿农说。

当地一位地产经纪称,5年前商人能以每公顷500美元的价格租到一块土地,两年前是每公顷800美元,去年达到了1000美元。他预计土地需求将保持在高位,价格也会继续上涨。

木英,28岁,与她的孩子在往种植园的路上;工人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通常是早上7:30到下午6:30。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出租的土地不仅用于种植香蕉,还会种西瓜和椰子。幸运的是,由于政府禁止水稻田出租,香蕉园使用的都是丘陵和低质量土地,商业水稻生产没有受到影响。

“土地上没有水,即使我们花时间在地里干活,如果雨水不足,也不能收获水稻,”阿农解释说。考虑到风险,他更愿意把1.6公顷的土地租给香蕉园主来保证收入。

大部分的博胶香蕉园位于当地人习惯种植稻米及采集野生植物的山坡地区。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阿农的岳父说,他的4.8公顷土地曾经是森林,砍掉树木之后用来种植水稻,他也曾在森林里打猎,抓野猪和野鸡,但现在和其他人一样,也把土地租给了香蕉园。

“过去我在土地上辛勤劳动,有时却毫无收获,所以我觉得最好能有固定收入,”他说。他把租金攒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或给孙辈们买黄金。

现在农活干得少了,他可以花更多时间从事其他工作,靠门窗安装赚钱。“我有更多时间休息,钱虽赚得不多,但生活更好了。”

阿恬抱着她的孙子站在她五年前租给中国投资者的香蕉园前面,位于博胶地区,租金每年每莱78美金。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来自种植园的化学污染

阿农的岳父对香蕉园的感情很复杂。“它们创造了就业机会,这很好;但它们使用大量化学品,这就不好了。”

他解释说,这些化学物质最终流到河流和小溪里。“之前的溪水可以喝,还能在里面洗澡。现在不行了,我们得用地下水。河里的鱼也少多了,都被化学物质杀死了。”

16岁的汤在香蕉园中除草。在香蕉园里工作了4年,他想去泰国的工厂工作但是无法负担签证费。图片来源: Visarut Sankham/China Dialogue

政府对此也很担心,并于2016年委托开展研究,发现香蕉园正在破坏环境和工人的健康。2017年1月,政府禁止建立新的种植园,现有种植园的合同也不允许延期。

农业独立研究员斯图尔特·林为非政府组织编写了老挝香蕉园相关的报告,他介绍说禁令在2018年8月或9月就解除了。“禁令已经解除,计划采用改进后的(种植园)管理技术,包括颁发证书证明其遵守化学品相关法律。”

他说政府试图让香蕉种植业遵守联合国粮农组织制定的“良好农业规范(GAP)”,该规范旨在促进经济、社会和环境稳定。

<